當前位置:首頁 美麗金湖 文學
站臺 發布日期:2019-05-07 10:34 來源: 作者:楊涵 瀏覽次數: 字體:[ ]

那是村里的唯一站臺。

說它是站臺,也實在是抬舉它了。農村哪需要什么站臺?村里的大人要去集市,都是徒步到十幾里外的鎮上。要是運氣好或許能等到一班車。也就是這站臺剛剛建起時,有過一班車。

他不相信。

他可不相信這個站臺只是個擺設。雖然涂著廉價的藍漆,已被風雨侵蝕得斑駁凋零,一陣不大的風刮過,都“咯吱咯吱”作響,艱難地挺立在無情風雨中的“小雨棚”,都快被村里人遺忘了。每天放學后,他都要奔到這里,等車。一邊寫作業,一邊翹首以待。

“哎喲,你這倔犢子,快跟我回家!”久等不見人回的奶奶果然又在站臺旁發現了他的身影。“你快跟我回去!這站臺不來車,你阿爸阿媽不會出現的!”

“你胡說!”他氣得扔下了筆,猛地站起身,長久的蹲坐使他的腿有些麻木,站得不太穩,“我親眼看著他們從這兒上車走了,阿媽還說很快就會回來,讓我在這等她。”“傻孩子啊!傻孩子,阿爸阿媽騙你的,他們要過好久才會回來呢。”原本氣洶洶的奶奶突然軟了架勢,已經不太明亮的眼睛里涌現出渾濁的淚花,她撲過去將他摟在懷里,緊緊地,緊緊地。

風兒輕輕地吹,天上的云緩緩地飄,空氣中混雜著泥土的芬芳和奶奶輕聲的啜泣。

“聽說你昨天又去那個‘雨棚’了啊!”第二天,班上的死對頭得意地朝他擠眉弄眼。“關你什么事!”他目不斜視地走向座位,將自己的藍布書包放好,小心地拿出一支短小的鉛筆和殘缺的橡皮放在土桌上。“你爸媽不會從那兒回來的。”死對頭忽然又說了一句。“關你什么事!”他幾乎怒吼著。“關我什么事?哼……我們都一樣!”死對頭大喊大叫起來,他的表情有些扭曲,眼神中透露出的是深沉的失落。

“丁零零”,放學了。他望了望黑得過早的天,要下雨了嗎?突然,他狂奔起來,向站臺的方向。“要趕在下雨前到站臺,不然雨一下,路就沒法走了!”焦急的他像一支離弦的劍,在和老天賽跑。

“嘩!”終于,他剛剛穩住身子,就在那一瞬間,豆大的雨點從天而降,“噼里啪啦”地擊打在站臺頂部,冰冷冷的雨嘩啦啦地傾瀉著,刺骨的風一個勁兒地往他衣領里鉆,似乎知道那兒最溫暖。天邊的黑云翻滾著,如墨般濃重的顏色好像注了鉛,壓下來,壓下來,讓他的眼皮越來越沉重。一陣冷風吹過,他打了個激靈,終于清醒了些。他努力睜大眼睛,望著站臺外被黑暗占領了的世界。

可眼皮越來越沉重,不行,不能睡!他使勁搖了搖頭,說不定阿爸阿媽今天就回來了呢!他等了一天天、一月月、一年年,總有一天會等到的,說不定就是今天!不能睡,不能睡……

“倔犢子……”他似乎聽到有人在呼喚他,他努力想睜開眼,咦?他好像看到站臺前有一輛車停了下來,下來了兩個人,是阿爸阿媽!他笑著撲向他們的懷抱,在藍天下訴說思念……

徹底昏睡前,他只感到落在一個充滿泥土芳香的懷抱中,一滴淚從他眼角悄然滑過。